用户名: 密码:  登 录  注 册 站内搜索
  搜 索
 
首    页 | 协会简介 | 会议报名 | 大众科技 | 工作动态 | 科技期刊 | 建设经济 | 绿色建筑 | 学术园地 | 联系我们
科技人物 | 招聘求职 | 供求信息 | 企业风采 | 通知通告 | 资料下载 | 墙材革新 | 科研管理 | 推广示范 | 科技咨询
 
绿色生活成为全球人居梦想
更新时间:2008/12/12 18:21:37 点击数:11720
【字体:  】【颜色: 绿 】 

在当前房地产市场趋冷的形势下,绿色成了被人们提及最多的名词。日前在住交会上举办的主题为“建筑与未来”的第二届前沿建筑论坛上,众多与会专家均表示未来中国建筑乃至世界建筑的走势都将以绿色建筑为主。美国著名建筑师迈克尔·索金在会下被记者问及未来建筑和城市的发展趋势时更是脱口而出三遍“绿色”。

“采菊东篱下,幽然见南山”,绿色建筑、绿色生活是全球人居的一大梦想。建筑真正的核心在于提高居住者的生活质量,绿色成为未来人们生活的最好试金石。

绿色的未必是贵的

目前在房地产界,对于绿色建筑的顾虑主要在于建设成本上的追加。然而,在此次住交会的第四届中国绿色建筑与节能论坛上,来自德中生态商务平台的代表闻浩南却表示,“其实绿色建筑比传统建筑更便宜。”

何为绿色,在众多专家多年的实践中,绿色建筑被定义为生态、节能、减废、健康的建筑,也是“建筑资源利用的四倍数革命”。

许多人常存在“高科技终会拯救人类”之幻想,以为绿色建筑必须花更多钱、投资更多设备,事实上这正好与绿色建筑的精神背道而驰,往往造成以“更无效率的新科技替代了原本还算高效的传统技术”的荒谬。

“绿色的未必是贵的,贵的未必是对的。”中国绿建会主任王有为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绿色建筑的造价成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曾经有国际组织调查了世界上几十个国家的数千万平方米的建筑,结果发现高估了绿色建筑的成本。原先预计绿色建筑比普通建筑的造价要高出17%,而实际情况是,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绿色建筑比普通建筑造价仅高出5%多,甚至有些地方比传统建筑更低;同时也发现大家低估了绿色建筑的环境保护效应:原先预计绿色建筑比普通建筑减少环境污染19%,而实际情况可达40%以上。”王有为说。

第四届中国绿色建筑与节能论坛上,闻浩南向众多与会人士举了一个例子,虽然该案例来自德国,但闻浩南表示德国的冬夏能耗测定标准和中国的制度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闻浩南称,“如果看权重,绿色建筑包括对政府来讲也更便宜,这个在德国的例子,从寿命来看,节能建筑总的成本比传统建筑要少10%。当然这个10%是在10年、15年、20年以后,是建筑在全寿命背景下的一个分析,有可能它在当时成本会比传统建筑高点。但它的能耗低,未来维护和追加成本低,同时舒适度高,这是传统建筑所没有的好处。”

目前在中国,对于绿色建筑人们定出了三个星级标准。“每平方米增加成本105元,就可能使建筑达到一星绿色建筑标准;而二星绿色建筑标准,也只需增加200多元/平方米的成本。”王有为说。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一时,要从长远分析。国家大剧院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都因为随后每天高达近10万元的高额日常维护成本,引起了不少争议,你能说它就真比绿色建筑便宜吗?虽然有可能绿色建筑在一时带给人们比传统建筑稍贵的成本——实际上也并不是贵很多,但未来它带给人们的将是更低成本的生活。

目前已经有许多开发商在普通房产项目中也开始推广并实践绿色建筑,绿色建筑已不再只是大开发商们的“专利”。

绿建筑要从绿规划开始

建筑从哪来?建筑从城市来。要真正做到绿色人居,并不只是简单的几栋绿色建筑就可以囊括的。

“绿建筑要从绿规划开始。”加拿大著名建筑师黄雄溪在此次住交会的第二届前沿建筑论坛上表示。

“好的建筑必须是绿色科学的建筑,绿色科学的建筑首先要有绿色可持续的城市规划。”迈克尔•索金也说。

以往的城市规划多从土地及空间配置出发,注重城市功能及交通优先,这种规划多以人的需求、便利为核心,将城市生态研究仅仅作为规划编制中的过程参考,往往具有明显的人为性、片面性。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饶戎表示:“由于人类在城市建设与发展中,缺少在不同尺度上对城市生态安全系统、生态系统容量能力、生态承载的分析,也由于人为活动的趋利性,使得城市从中心区到副中心区的板结扩散,将城市生态系统结构肢解得支离破碎。于是,一个又一个失控的摊大饼式城市规划不断出现,且瞄准城区内和城市边缘系统自然生态优化资源的湿地、河岸、湖泊、水库、林地、古寺庙周边以及森林山地。在城里人想出城,城外人想进城的当代居住消费欲望的驱动下,对城市周边的自然资源、生态功能维护、生态保护与调控都产生了极其不利的负面作用。这是绿色建筑推广所面临的城市现状存在的大背景,也是推动绿色建筑科学发展的主要障碍所在。”

因此,绿色规划的存在与发展必然是绿色建筑迎来发展机遇的前提条件,绿色规划也是保障规范与发展绿色建筑使其名副其实的根本。

“现在美国的专业界谈的绿色建筑,不只是绿色建筑,也是绿色规划。但这个在我们中国还不是非常重视。”EDAW亚洲区主席乔全生说。

美国纽约实际上是一个很生态的城市,从纽约的写字楼下来,在纽约的中央公园随处可以找到野生的野兔种群和狐狸种群,但在北京却不可能有这种现象。“纽约公园是纽约最大的生态公园,它起到了巨大的生态调节作用和加湿器的作用。”华高莱斯董事总经理李忠表示,“这告诉我们,城市里的树只有集合成树林,树林集合成森林的时候,才可以发挥生态作用,过去我们研究城市的时候,都只是在说城市里的树,小的树是没有太大作用的,只有树林才有生态群落的作用。”

只有有了健康绿色的城市,才能有健康绿色的建筑,一群健康建筑的集合,未必是一个健康的城市,但是一个健康的城市却能够换来健康的建筑。地球的气候与环境正在承受严峻的考验,我们必先考虑更便宜、更自然、更有效率、更无公害的“四倍数绿色建筑设计法”才能救急。无论是大“绿”还是小“绿”,只要给人们和城市带来健康“绿”的就是好“绿”。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打印】【关闭】  
  相 关 新 闻
评论人 内容 时间
名    称:
表    情:
评论内容:

注意:所有评论必须审核后才能在前台显示,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个字。
 
Copyright 2006 广西建设科技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广西建设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E_mail:gxjskj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