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亲历的城市变迁
2009-09-23 20:40     中国建设报
  20世纪60年代,我被分配到西北建筑设计院工作。在重山深沟,我们与解放军同志一起逢山开路、遇水架桥。1972年,由于援外工程设计的需要,我们从太行山中撤回西安。这时,我们的设计思路才从“干打垒”、“土法上马”转到现代化、国际化的建设上来。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了建筑创作的园地,西安的建设形势随之发生巨大变化。地方上首先以旅游为突破口,许多历史名胜需要整修。我接连做了华清池大门、杜公祠大门和华山玉泉院大门三个单体设计。上世纪80年代,外商看好西安的旅游资源,纷纷投资旅游宾馆的建设。日本三井不动产株式会社与西安文物园林局达成了合作协议,在大雁塔风景区建设“三唐工程”,并委托我主持设计。其中,唐华宾馆是当时在国内继“广州白天鹅”之后,由中国建筑师主持设计的第二家外资宾馆。我们的设计水平和能力得到了高度评价,这使我们对打开大门走向世界满怀信心。 

  陕西有许多文化性很强的公共建设项目。上世纪80年代,陕西历史博物馆工程被列为我国第七个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原国家计委要求,陕西历史博物馆应具有浓厚的民族传统和地方特色,并应成为陕西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象征。最终,我的方案荣幸中选。此外,我们还接受了黄帝祭祀大殿(院)工程的设计任务。 

  西安是千年古都,面临着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国际性大都会开拓的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当地领导和我们专业人员明确了在城市规划、建设上实行“新老分治”的方针:保护好老城和各种立法的保护区、保护地段,建立建设控制地段,让建筑形式、风格、体量、高度、色彩都“依法办事”,创造与历史文化相和谐的环境;在城市新拓展的区域则提倡根据不同环境、不同项目,各展现代化的风采。 

  如今,为了适应人们对生态环境的追寻,西安在建成占地900多亩、以山水环境为背景的大唐芙蓉园之后,又相继完成了占地千亩以上的曲江池遗址公园。通过这两个项目的规划与设计,我们对于在城市总体规划中提出恢复“八水绕长安”的宏图,深感其迫切性和可行性。我相信,陕西大手笔的渭河治理、秦岭保护,西安的八水畅流必将为关中和古都西安带来可持续发展的美好明天。中国工程建设设计大师  中国工程院院士  张锦秋 
相关链接
点击排行